梦的千古之迷

不要说你历来不做梦,科学研究发现,每个人每天都要做梦.一般来说,我们一生中做的梦总数至少有十万个.自以为没有做梦的人,实际上是做过了梦早晨忘掉了而已.

梦是最常见的"奇妙’‘,在梦的世界你可能会唤起早已释怀的童年记忆,你可以飞天遁地、穿墙过壁,似乎你有特异功能.

在梦里的动物会说话,人可以变化相貌.在梦里你可以杀人,也多次被杀.你还可以在梦里具有美貌的情人,就像《聊斋》中女狐仙说的,"不要一钱,日日自上门来".

那么,什么是梦.自古以来,人们对梦有种种不同的观点.有的人觉得梦的世界是不如实的,也没有必要去追究梦的意义.他们觉得梦根本没有意义.小孩子做了噩梦,妈妈的安慰就是:"不要害怕,这不过是做梦、没有什么大老虎".有些科学家也持有这样的见解.早期的生理心理学家巴甫洛夫觉得,睡眠就是大脑皮层神经活动停止,也就是进人自愿状态.梦只不过是大脑神经细胞的残余活动.

而原始的各民族中,则大多把梦视为有意义的.有的把梦看作的神魂的交往,觉得人的魂灵会在梦中交往,鬼神也会"托梦"和人交流.比如,古埃及有"梦庙",是他们和神灵勾通的地方.他们相信如果在这个庙睡觉,神就会出现在他们的梦中,给他们启示和医治他们的疾病.我们国家民众也相信托梦,所以梦到已经去世的人,民众就会觉得是这些人托梦,他们的灵魂回来过了.楚王在巫山做梦梦到了一个美女自来荐枕,也觉得是巫山的神女人梦,而不觉得这不过本人的一特点梦而已.有的原始民族,在梦中被蛇咬伤,醒后就要徐抹药物.梦见和别人的妻子性交,醒来也会甘心受罚.这个态度,比拟类似人类学家泰勒所说的"万物有灵论’.

原始民族还有一种观点,虽然不觉得有灵魂,但是觉得梦会用一种神奇的方式"感应"世界,所以梦可以成为预兆.未来的吉凶在梦中会有提示.这个观点,至今依旧是我国普通人民中生存在观点.因此,当我们心理学家提到梦的时候,大家问的问题也往往是"梦见狗好还是不好".所谓好不好,也就是暗含吉凶预兆的意思.

在哲学上最深人的一种古代梦理想就是庄周的思维.庄周说,我曾经梦见自已是一个蝴蝶,醒后发现我还是庄周.那么,是庄周做梦变成蝴蝶呢.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?实际上,从认识论的角度我们是没有方法判别这个间题的.在梦中,我们感觉梦的世界是如实的.而在醒后,我们感觉醒后的世界是如实的.究竟哪一个如实呢?古印度人的观点是:都不如实.他们觉得清醒的世界和梦的世界一样是一种虚幻.这个观点,还值得我们继续研究.